“救亡”需注资54亿 香港海洋公园该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20-05-18

  邓飞:我去海洋公园倒不是太多,但是印象最深的不是公园本身,而是 公园的改革的形象。最初,旧殖民地时侯,它是属于赛马会的。赛马会主管经营,后来就脱离了。就变成一个独立基金,然后有它独立的法律地位,作为一个非牟利团体,也是有香港政府全资拥有。那是第一次改革,第二次改革就是您刚才说到的Sars时候,对香港的经济和海洋公园的打击都很大,加上旁边有迪士尼的竞争,它的生意就更加不行了。

  第一个方面,疫情对经济造成巨大的打击。造成香港政府的财政赤字比预算中还要庞大。除了对本地的公共财政带来不稳定以外,其实也不符合基本法的规定,基本法规定政府要量入为出。在这种情况底下,对海洋公园投入这么庞大的公共财政, 其实就是变相扩大了政府的赤字。这引起的争议肯定是非常巨大。

  邓飞:而且大家对一年之内香港能否恢复旅游,基本是悲观的。

  如果是把他请回去,大前提是必须先注资,再考虑如何使公园重新再出发。但是坦白来讲 非常不乐观,这取决于旅游业的复苏。香港旅游业复苏没有人敢报积极乐观的态度,基本上都是悲观的。所以我觉得他本人更多是从情感的角度来提出这种说法,不是从理性功利,不是经过商业计算有十足的把握,完全不是的。

  香港號:在香港对社会问题有不同认知和观点的人,在这个事件上也是罕见的看法趋同。我看到最新的民调显示,有62%的民众都觉得不应该去救它的,那你认为呢?

  邓飞:我估计 立法会迟早都会否决的,只不过现在迫在眉睫,他们不敢去面对的是什么呢?如果宣布它要倒闭了,不注资不拨款了,那么几千人的就业问题就马上就出来了,还有几千只动物也会惹起环保团体的的反感,善后的功夫必须要先做足, 如果做不足的话,那这笔账的全算在立法会议员身上, 立 法会选举时,可能会有几千人对立法会议员很不满意。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竞争太大。尤其在疫情的形势下,所有的游客都断了。内地海外游客断了,本地游客也不可能去。所以整个公园都是空荡荡的。但是那么多的员工,四五千人都要发薪水。还有那么多的动物需要饲养也是巨大的成本。守不住的话 整个资金链就断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你再怎么创新也没用。

  第二可能还有些意见认为,海洋公园的面积太大了,如果能够把它腾空出来, 解决香港的土地不足和房价太高这个问题,还是有巨大的诱惑的。尽管从香港的土地法律来说呢,把这个公园完全废置,改变成为住宅或商业用途,其中法律也相当复杂。把娱乐用地变成工商用地,和房屋用地的话,其中的补地价等等专业问题技术问题也是非常复杂的。但是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一方面这无底洞的财政不要投放下去,另一方面,这么大一块地皮在港岛南区——大家知道港岛南区它的价值——属于高尚住宅的地方。那诱惑真是太大了, 所以对于不少香港人来说,支持归支持,怀念归怀念,这笔帐还是要算清楚的。

  邓飞:这引起了巨大的争论。

  邓飞: 我觉得应该拔喉了,因为呼吸机的氧气也供应不足了。香港这个赤字实在太庞大了,而且 财政这些钱更需要去支持倒闭的基层商铺尤其是中小企业,希望他们能够撑下去。我觉得,让中小企让基层的老百姓撑下去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对一个集体回忆撑下去的重要性。我本人是宁可让它倒闭。当然如何解决那几千个动物的保育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几千名员工的失业还相对容易解决一点,但是几千个动物的保育非同小可,那可能也会花一笔巨款。

  香港號: 那么它经营不善倒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它经营不下去这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就是疫情的三个多月就挨不过去到底它创新不够?还是因为内地也有很多主题公园的兴起,使得它落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

  香港號:立法会没有结论,有些社会的知名人士的看法也不一样。香港前特首梁振英也表态建议不要保留,你认为他是怎样考量的?

  邓飞:两方面都有。内地尤其是在珠三角一带,其实主题公园都有非常多的选择,而且配套也是比较完善的。香港一个地方有两个主题公园,其实 相互之间多多少少有一种恶性竞争,迪士尼又是个世界性品牌。

  “该拔喉了”

  香港號:海洋公园 一半以上都是内地游客,现在内地游客也少了,海外游客可能在一两成。不过疫情是一个特殊情况,长远来说,政府有没有可能和必要资助它生存下来呢?

  我自己做校长,有时候也是组织学生去这些主题公园,几乎是压倒性意见,香港孩子都是宁可去海洋公园,也不去迪士尼的 。去迪士尼的不多,去海洋公园的多的不得了。每年特定节日的节目都是很轰动的,就像万圣节等等,主题活动都是非常轰动的,那再加上内地送了熊猫,吸引了很多游客去参观。一下子把一个很老套的形象变成一个时尚的大乐园,尤其 对本地的年轻人吸引力是很大的 ,这是我印象很深刻的。但今天它终于走到了尽头,那也真的没办法 。

  当然,迪士尼的生意也不见得好,我觉得跟海洋公园也没有什么区别,可能比海洋公园更不堪。海洋公园的配套比如酒店的配套是不如其他同类型的主题公园的,但是它里面的所谓的机动游戏、水族馆等,适合的年龄比较宽,不像迪士尼。迪士尼还是孩子为主,有一个限制。海洋公园就没有太多的限制,一些比较刺激的机动游戏都有。

  而且 按照法律,它是有本身独立的法律地位的,叫做海洋公园条 例。它是一部法律,必须是自负盈亏的,不轻易能够让政府用公共财政拨款继续支持它。撑不下去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真的是个悲剧。也可以说是疫情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的其中一种表现吧 !

  香港號: 海洋公园有很多光辉岁月、美好回忆。但是这一条路走到今天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也经历过风雨。尤其是SARS的时候的打击也是挺大的。其实在这一路走来它给你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呢 ?

  香港號:那您也是赞成长痛不如短痛。邓校长,谢谢你!

  香港號: 公园在一月份的时候,还在向立法会提出申请拨款105 亿港币再扩张再改建。但是不是因为疫情,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为什么突然会宣布要倒闭呢?

  邓飞:恰恰是因为疫情吧!无论是内地游客还是海外游客基本上都停了下来。如果光是靠本地游客的话,是撑不起这么大一个主题公园的。这个公园规模实在太大了。严格来说,他比许多的知名品牌的主题公园的规模还要大。而且大家都知道香港的租金也是比较昂贵,或者是员工的薪水也比较高。在这种情况之下,没了收入,但是支出成本还是那么高昂的话,一下子就进行不下去了。

  香港號:互联网上的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香港號,我是陈笺。如果你来过香港的话,一定去过香港的海洋公园,因为这是一个“打卡胜地”,有很多机动游戏,也有很多主题演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个主题乐园。

  以前可能有些年轻人觉得有点老套,但是现在去海洋公园的年轻人甚至可能超过了去迪士尼的人数。如果这样的情况下因为疫情或者其他各种原因造成游客不足或者业绩不太好的情况,还要倒闭的话,那实在是非常可惜。

  邓飞:对,民意倾向还是很明显的,已经过半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掌握钱袋子的立法会也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轻易去批这款子。你说这几十个亿,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问题是你维持它的营运也是很有限的。那为什么立法会不干脆大刀阔斧把它给否决它也不敢,因为 里面牵涉数以千计的失业者,这对立法会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包袱,何况马上就要选举了。所以现在就晾在那里了。

  邓飞:其实就是钱嘛!香港就是一个很功利很务实的社会。尤其是中产精英。前特首梁振英就是中产精英的代表人物,亲兄弟明算账都是算得清清楚楚的。就算再有情感,但是如果你花纳税人的钱花在这个上面,维持这个无底洞,而不是把这些钱用在更需要的市民身上, 估计许多纳税人都不能接受,许多中产的精英都不能接受。这一方面香港人还是有一个比较一致的原则和共识。

  整修造价太高,民众:不救

  失业问题牵动人心,立法会无法决断

  香港號:这个资金被香港人认为是公帑,是纳税人的钱,所以他们觉得这个无底洞不应该用公帑去资助,老百姓的这个想法能够左右立法会的决定吗?

  邓飞:也不是完全没有,毕竟香港还是有社会福利署,还是有些综合援助,类似于失业救济。香港政府也有拨款给雇员培训局这样的公营机构,鼓励失业或转业的市民去接受再培训。这几千名员工拿综合援助以及再培训津贴,这些政府都是要花钱的,暂时能缓得过气。

  香港號: 海洋公园前主席盛智文在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就说,如果海洋公园要倒闭的话,对香港人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他表示说如果有需要的话他愿意能够参与其中,让海洋公园进一步的发展。你觉得如果他回归海洋公园有没有出路?

  邓飞:海洋公园可以说 是香港的一个集体回忆,因为它是历史很悠久的一个主题公园,当时世界上还不很流行主题公园的时候,香港就有主题公园了。这个主题公园对于许多人都是童年回忆或者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标式的建筑物。所以把它取消掉了话,那 对于香港人的情感来说,其实是个很大的挫败、挫伤。尤其是2003年SARS左右,海洋公园在一番更新之后 ,许多香港的年轻人都非常喜欢去海洋公园。

  香港號: 为什么说员工的失业比较容易解决?香港没有失业救济金,而且失业率也是创了新高,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但是那个时候,香港政府用了一个很大的手笔,委任了盛智文,这位犹太裔的香港人去担任海洋公园的主席。他用全新的商业化包装,尽管还是非牟利的。但他商业化的改革,这第二次改革就让海洋公园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下子就变成时尚的象征。以前我们即使觉得海洋公园是城市地标,但是对于新生代来说,这是一个老套的地方。其实在传统香港人心目中 ,它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只是没什么值得年轻人去。但盛智文2003年改造海洋公园,把海洋公园一下子变成一种时尚 。

  本文背景:香港海洋公园位于香港港岛南区,1977年开幕,是一座集海陆动物、机动游戏和大型表演于一身的世界级主题公园,也是全球最受欢迎、入场人次最高的主题公园。不过,海洋公园为应对高企的运营成本面临经营危机,拟向特区政府寻求54亿港币注资。截止5月16日,因新冠疫情影响的海洋公园已闭园4月,仍未确定开园日期。公园员工有几千人,还饲养了包括来自四川的“国宝级”大熊猫“盈盈”和“乐乐”在内的7000多只珍贵动物。

  香港號: 海洋公园如果下个月倒闭的话,将有4000多人失业,同时也有7500多只动物的保育也是存在需要解决的问题。那么,现在已经进入了ICU的海洋公园,到底应该拔喉呢?还是继续用呼吸机输氧?您个人观点是什么呢?

  问题是要做好这个善后工作又不是立法会能够做到的。 这首先是政府要做对事,政府如何去安顿这几千人的失业,政府如何安顿几千只动物的饲养问题。立法会议员们可能反过来也逼迫政府必须先解决这些善后问题 ,然后我们才能够考虑如何否决这个注资方案。否则的话, 一方面立法会否决了注资,另一方面带来的后果完全让立法会承担,立法会可不买这个账。

  但是你知道吗?近些天,在香港的街头巷尾,大家讨论的最多的话题就是海洋公园要倒闭了,如果政府不资助54亿元的话。 政府提出希望立法会能够通过的这54亿元救援拨款,立法会还在僵持中,没有最后的结论。但有意思的是,香港各阶层民众大多数意见是不约而合的趋同,认为不用去救它。 民调显示有62%的民众认为政府不应该去用纳税人的钱去填这样一个无底洞。今天的节目时间,陈箋为大家请来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一起来聊一聊。

  因疫情游客急剧减少,香港名片海洋公园陷入危机

  香港號: 我们知道这54亿中,有30亿要还债的,余下的款是一年的营运费用。所以,香港的议员也好,民众也好,都觉得这笔帐算下来窟窿很大,填也填不满,是一个无底之洞。

同花顺上线「疫情地图」 点击查看: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地图>>>

  邓飞:我也认识他,我和他在半公开的场合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也认为不乐观。 问题就在于远水救不了近火。就算把他重新启回去当主席,但他不是钱啊!还是必须先注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在,但是这么大的一个窟窿又欠债累累的话,那他本身也做不出什么。

  香港號: 香港城市名片海洋公园如果得不到政府资助的话,就会在下个月倒闭。这个话题为什么在城中引起市民那么广泛的热议呢 ?

上一篇:专家热议疫情下科技公司的社会价值 聚焦未来价值共享
下一篇:先上岗再考证是因“疫”制宜

主页    |     财惠赚股票配资www.019927.cn    |     股票配资之家www.019926.cn    |     山东配资网www.019925.cn    |    

Powered by 股票配资之家www.019926.cn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8 中信e配官网 版权所有